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咖啡资讯

海南兴隆咖啡的市井情怀

[导读]   兴隆小镇,咖啡风情无处不在。     兴隆农场石磨有机咖啡。     咖啡,渗透了兴隆人的休闲生活。     咖啡,在兴隆小镇成为一种感染力最强的饮品。   闲情  

\

 

  兴隆小镇,咖啡风情无处不在。

  

\

 

  兴隆农场石磨有机咖啡。

  

\

 

  咖啡,渗透了兴隆人的休闲生活。

  

 

\

 

 

咖啡,在兴隆小镇成为一种感染力最强的饮品。

 

  闲情

  对很多城市里的人们来说,咖啡代表着时尚、优雅、休闲,有一种浓郁的小资情调,但在兴隆咖啡小镇,咖啡却有着一分人间烟火的香气,有着一种市井百姓的情怀。

  时代在变,兴隆咖啡的表现形式也在变,但兴隆人对咖啡的那份热爱和深情,却一直伴随着咖啡的香气弥漫于心,历久不衰。

  早晨的兴隆小镇,应该是在弥漫着咖啡香味的空气中苏醒的吧。

  想象一下,在一个不大的小镇上,100多家大大小小的咖啡店里,泡制的咖啡香味刚从杯中升腾而起,就齐齐被穿街走巷的风携带着传递出去,即便你人不在咖啡杯前,却依然可以分享咖啡隐隐的香味。

  1950年代,大批进入兴隆的归侨们,将独特的文化和饮食也带进了这个当时还未开发的小镇。而咖啡,在这里则成为一种感染力最强的饮品,渗入当地人的生活。

  于是,几十年后的今天,咖啡成为了这里的居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兴隆咖啡的光辉岁月

  兴隆咖啡在兴隆的落户,除了与归侨文化息息相关外,还与当时的经济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。1952年,为了增加收入,刚刚建成不久的兴隆农场决定引种咖啡,以弥补橡胶等长期作物收成期过长的缺陷。

  据说在东南亚,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:“潮州粉条福建面,海南咖啡人人传”。而这海南咖啡,最早名扬于国内外的,还当属兴隆咖啡。自咖啡在兴隆大面积种植后,这里的归侨们不但把喝咖啡的传统和制作、冲泡咖啡的手艺带进了海南兴隆,还在这里生产出了声名远扬的兴隆咖啡。

  对每个兴隆人来说,兴隆咖啡是他们心中永远的骄傲。几乎每个人,都能向你道出那段光辉的岁月,尤其是周恩来总理与兴隆咖啡的故事。

  1960年2月7日,周恩来总理到兴隆农场视察,喝过兴隆咖啡后大为赞赏:“兴隆咖啡是世界一流的,我喝过许多外国咖啡,还是我们自己种的咖啡好喝。”总理一连喝了三杯,当打算喝第四杯的时候,被夫人邓颖超劝阻。一杯香味浓郁的咖啡,一位和蔼可亲的总理,为兴隆咖啡写下了一段美文。在那个年代,兴隆咖啡已经成为海南人出岛探亲访友能够带上的最体面的礼品。

  在兴隆,还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家咖啡厂———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。这家咖啡厂生产的咖啡品牌名取自当地的母亲河———“太阳河”。而这个兴隆咖啡的老字号,也承载了很多当地人的美好记忆。直到现在,兴隆小镇上90%的咖啡店所采用的咖啡都是这家咖啡厂提供的。在很多兴隆人看来,没有喝过正宗的“太阳河”牌咖啡,就不算真正到过兴隆。

  精选太阳河畔的优质咖啡豆,采用东南亚考究配方和焙炒工艺精制而成,兴隆华侨农场咖啡厂生产的咖啡以“色味俱佳,浓而不苦,香而不烈”的特点饮誉中外。半个多世纪以来,周恩来、刘少奇、朱德、叶剑英、邓小平、江泽

  民、李鹏、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国际友人先后视察兴隆,他们无不对老字号“太阳河”牌兴隆咖啡给予高度赞誉和评价。

  悠然心情是咖啡伴侣

  在最初咖啡种的引种上,兴隆人也经过了反复的试验。经过长时间的研究,人们发现,咖啡的大粒种产量低,口感也不好。而小粒种虽然口味极佳,可其生长环境为高原气候,兴隆海拔低,种植小粒种咖啡不但产量低,而且咖啡树寿命也不长。最后,兴隆人把中粒种咖啡作为适合兴隆栽培的品种开始大面积种植,兴隆的海拔、纬度和气候,为中粒种咖啡的落户提供了很好的保证。中粒种咖啡的最终落户,也最终确定了兴隆咖啡的基调———更苦,更浓。因为与西方惯用的小粒种咖啡相比,中粒种的咖啡咖啡因含量更高,口味也更浓。

  而归侨们带回来的东南亚深度烘焙咖啡豆的方式,也赋予了兴隆的咖啡味特别的味道。如果深入兴隆当地的一些人家,也许你能有幸欣赏到一场最为传统的炒制咖啡豆的精彩表演———在置于炉灶之上的大铁锅里,咖啡豆被掌勺者手中的大铁铲不断翻炒,由于加入牛油、盐和糖,浓郁的香味会热气蒸腾地刺激着你的鼻腔。炒制出锅后,豆子上的油脂和糖分让其自身的黑色愈发的深。

  也许是为了配合兴隆咖啡的浓度和苦度,兴隆咖啡的伴侣也会比普通的鲜奶或奶粉更加甜腻一些———炼乳。加入炼乳的香甜配上兴隆咖啡的浓苦,竟然会生出一种巧克力酱的香浓。

  悠然的心情,应该是比炼乳更好的咖啡伴侣。行走兴隆,大大小小的咖啡店那些神情放松、姿态闲适的人们,缓缓前行,感受难得的自在。

  和很多大城市里有着西式风格装潢的咖啡店不同,兴隆的大多数咖啡店装修非常简单。不大的铺面,最平常不过的桌椅,大排档式的开放空间,任由人们放声高谈阔论。点上一杯香浓咖啡,再加上一个大包、一碟印尼糕点或者是一碟当地炒粉,这就是最适合当地人胃口的早餐。

  兴隆人将咖啡称为“锅比”,这样的叫法是根据英文“coffe”音译而来。到兴隆咖啡店,把手一扬,对着店里的服务员喊道:“小妹,一杯‘锅比’!”,然后与朋友喝着咖啡,享受一个下午的悠闲时光。

  老式咖啡的新面孔

  虽然很多老兴隆人已经习惯了味道厚重的兴隆老咖啡,但这却并不妨碍一些新口味咖啡的发展。

  安坐于自家咖啡园内的咖啡驿站里,兴隆农场30队的农场职工曾祥峥正用虹吸壶为客人熟练地煮着咖啡。在这80亩的咖啡地里,一株株长势良好的咖啡树上已经开始结出串串果实。

  和老式的兴隆咖啡不同,曾祥峥冲出的咖啡颜色要淡许多,味道也并不那么浓苦。“这种咖啡用的是我们咖啡园种植的有机咖啡果。而且烘焙的方法也保持咖啡的原味,没有加入任何调味品。”曾祥峥所选用的咖啡品种依然是地道的兴隆咖啡品种,但由于制作的方式不同,口感与老咖啡不同,品过后有着一种淡淡的回甘。

  2010年,曾祥峥在自己租种的80亩咖啡园里创建了有机咖啡示范基地,坚持生态、安全、营养、健康种植管理咖啡。在2011年,曾祥峥种植的咖啡基地得到国家相关部门颁发的有机产品认证证书,使之成为中国第一家有机咖啡种植基地,也是万宁第一家有机种植示范基地。地道的兴隆咖啡品种、有机种植的技术,这让曾祥峥的咖啡深受欢迎,即便卖到200元一斤依然是供不应求。“现在人们除了追求口感之外,还追求健康。有机的种植方式和清淡一些的口味,也很受人们的欢迎。”曾祥峥所做的,是兴隆咖啡在新时代多元需求背景下的一种创新。

  如今,曾祥峥正规划建设一个家庭农场式的咖啡文化体验园,让客人体验兴隆咖啡的种植、烘焙、冲泡技术等,感受兴隆的咖啡文化。旧时人们磨咖啡豆的场景,当今的人们可以在这里重演。往园中的石磨眼里撒入咖啡豆子,咖啡粉末源源不断地从磨眼里滑入磨膛。再将亲自磨的咖啡粉末倒入虹吸壶里。不久,一壶飘着浓香的正宗兴隆咖啡就被端上桌来。

文\海南日报记者 符王润 见习记者 苏庆明 特约记者 陈循静 图\海南日报记者 张杰


欢迎爱好者加入QQ交流群:138811981
相关链接:
上一篇中国最古老咖啡 朱苦拉咖啡
下一篇ICE阿拉比卡咖啡期货在七年低位上方徘徊,可可期货回落
网友评论